白苏

基三,小篮球,古剑,全职。依旧渣文笔,cp飘忽不定,主刷喻黄叶黄/

© 白苏
Powered by LOFTER

启程

这篇算是之前合志里的,混个更新证明我还活着[不是

祝食用愉快XD




      初夏蝉鸣。

    “大概是这里吧。”

      拿着中介递给自己的纸条,黑子哲也摁下了门前的门铃。

      进入诚凛,取得冠军,高三退役,他对于篮球的理想或许已经随着的流逝,一件件沉积,然后彻底放下。最终在大学时,他选择了保育专业,也是为了未来。选择京都则是因为他喜欢这里的复古环境,还有想试着真正一个人开始生活。

       开始或许是有些不习惯,不过同租人的热心倒是让他学到了很多。而恰巧在这时,对方因为家事选择离开,黑子向对方表达了祝福,互相留下了联系方式,联系中介收回了原本的住址,最后找到了这里。

       “请进。”

        随着门锁被打开的声音,从门内传来了带着几分清冷的男声。黑子迟疑了一会儿,这个声音似乎是在哪里听到过,还是在脑中颇为熟悉的……

       门被从内而外打开,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那抹夺人视线的红。

       站在门外的赤司征十郎对于突然出现在眼前的人也似乎是稍微愣了一下。

       篮球对于他来说,也终究不是一个可以随意让他左右人生的职业。在高三的毅然退出,升上自己想要去的学校,在那之前赢得人生的第一笔金在外独自居住,他的人生轨迹就这样又被自己重新安排妥当。只是现在,出现在他面前的那个人,或许是他在这次计划当中的一个意外。

       “哲也。”

       两人对视了一阵,京都属于夏暑的热风已经透过门缝传了进来,而室内温度适宜的凉气自室内向外散发,逼走外面的空气。黑子在外面待得过久,周身还是有着属于夏天的炎热感,而赤司久居于室周身都是凉凉的空气,黑子嗅了嗅,凉爽当中带着一丝薄荷味儿,安心的味道。

       “你好,赤司君。”

       黑子几乎是下意识得向对方问好,他将行李靠着门口挪了挪。

       “从下一秒开始就请多多指教了。”

 

 

       将行李都放到了客厅,趁着赤司给他倒水期间,黑子环顾周围的环境。该说不愧是赤司选择居住的地方,宽敞的客厅,连接着开放式的厨房,上面似乎各式厨具一应俱全,前面还有一张小餐桌。另一面是阳台,不过除了一些衣物外没有什么特殊的装饰,除了那扇隔绝了热量的落地窗,两边还有窗帘,似乎是可以将阳光也隔绝开来。客厅之后的各个房间都被关着,黑子暂时还不知道属于他的房间位于何处。

       赤司为黑子倒了一杯凉水,里面加了一片柠檬还有薄荷叶。入口微酸,带着薄荷的一丝清凉,倒是解除了一些外面的暑意。在那之前他闻到了杯口的那丝薄荷味,跟赤司身上的几乎一样。

       黑子抬手擦去了额头冒出的细汗,他第一次来到这片区域,难免有些人生地不熟,找到这个地方还是花了不少时间。虽然比起篮球部的训练是轻柔了不少,但夏天的冲击还是让他有些头晕,这杯水此时没有比任何东西还要及时的了。

       一口气喝掉了半杯,黑子擦了擦嘴角,向站在对面的人道谢。

       “谢谢,赤司君。”

       赤司摆了摆手,表示不用谢,接着他指了指靠近厨房的那个房间。

       “哲也,你的房间就在那边。之前已经有整理过了。”

       “因为一些个人原因,书房在我的卧室后面,如果以后你需要用到书房的话,提前告诉我一声就可以。浴室的话在两间卧室的中间那个房间,至于家务和清扫,之后会有一个表格,轮换的话,没问题吧?”

       黑子点点头,不知为何,知道自己的合租人是这个人以后,他反而是松了一口气。即使在现在,黑子依然是只擅长观察人类而不是与人相处。现在省去了那些要互相了解的时间倒也轻松了不少。

       因为一天的劳顿,黑子只是稍微整理一下就在床上睡了过去。

       他是被夕阳的余晖照醒的。

       揉揉眼睛走出了房间,因为傍晚温度降低的关系,下午还紧关着的落地窗此时已经被打开。带着余热的风吹入,带着周边的窗帘也一并随风摇摆,间或听到了一丝风铃的声音,黑子抬头,原来是在窗沿上挂着一只小风铃,叮铃叮铃,清脆的声音竟让风也变得清凉起来。他深深呼吸了一口流动的空气,似乎还闻到了饭的味道?

       他转头一看,围着普通素色围裙的赤司正在灶台前煮着什么,一旁还冒着蒸汽的电饭煲。似乎是听到了黑子的脚步声,正专注厨房的赤司转头也看向了黑子那方。

       “哲也醒了?”

       黑子点了点头。

       “晚饭马上就好,坐在那边等一下吧。碗筷的话在柜子里,拿出一双就好。”

       黑子继续照做了,略大的碗柜中只有一双碗筷,有些孤单的感觉。他突然想起了以前,在家里帮忙分配碗筷的时候,家中的碗柜中,有一部分是祖母不舍得扔掉的老器皿,还有后来重新置购进来的部分,也有不常用但是一直放在那里的那些。

       只是看着就会有一种满满的幸福感,祖母是这样说的。

       黑子不知道的是,赤司维持着这样的空旷的地方有多久,他的内心还是只有一个人吗?

       等晚饭开始,太阳已经沉了下去,黑子便也顺手打开了灯。

       赤司端上来的是一大罐的汤豆腐,汤豆腐的周围还有细心调配好的酱料。两人夹起筷子对着桌上的食物祈祷便开始了同租以来的第一顿饭。

       赤司对于汤豆腐的吃法显然是得心应手,他舀起了那块豆腐,放在了黑子面前的那份小碟子上,在豆腐上放上一点姜泥,葱花,最后再浇了一勺酱油上去。

       “尝尝看,不要被烫到。”

       “好,谢谢赤司君。”

       碟子里的豆腐白净嫩滑,浇上了适当的酱油后黑白分明,黑子为了找到这个地方中午起就没有吃什么,此时也是饿了。他夹起了一小块豆腐,吹了吹不让自己烫到这才放入了嘴里。品尝了之后才知道,这大概是超市卖的高档豆腐,几乎入口即化的口感,配上酱油的一丝醇厚,对味蕾和食欲是很好的刺激。

       “哲也笑了呢。”

        黑子愣了愣,看着坐在对面的赤司。

       “有……那么明显吗?”

       回答他的是赤司的微笑。

       黑子有些不好意思,埋头扒了一口饭。

       啊,米饭竟然是半熟的。赤司君也不是完完全全会做饭呢。看着前方还是优雅吃着饭的赤司,黑子决定尊重他的劳动成果,将面前的食物都吃完了。

 

       没想到在这里会遇上赤司君呢。

       黑子洗完澡后,趴在床上这么想着。不管如何,他这份意外的同租生活,算是这样开始了。

 

 

       第二天黑子暂时没有预定,便也就睡到了自然醒。在走出浴室后,他便看到了正坐在客厅中工作的赤司。赤司向他招了招手,算是打了招呼,随即指了指那边的桌面,上面有一份被纸袋包装着的早餐。

       黑子点头表示了谢意。

       平平凡凡的一份培根三明治和一小杯的牛奶,黑子坐在餐桌上慢慢开始吃了起来。

       “说起来哲也离开学应该还早吧?”

       “恩?恩。”

       黑子嘴里还嚼着东西不方便说话,只好用模糊的声音应答。这次他的确是比起以往要早一些离家,主要是即将是到学期末期,学校内的事情比较忙碌,另一方面就是临时要换地方住的事情了。他的室友在那之前因为家里的关系搬离了原来的地方,黑子一人无法承受两人份的房租便只好另寻地方。幸好有赤司公寓所贴出来的合租广告,不然他可能要去临时申请入住学校宿舍。

       既然现在距离开学还早,趁着这个机会去找一份工作减轻家里的负担也不错。而且昨天在路过的时候,这个公寓附近的书店也是贴着招聘广告的。

       “大概会在附近找一份合适的工作,不会打扰到赤司君的。”

       “那倒没有,我的学业大致已经完成,剩下的就是毕业论文以及家内的事了。”

       “不愧是赤司君呢。”

       待喝完最后一口牛奶,黑子站了起来。

       “如果不嫌弃的话,之后的料理希望可以由我来做。”

       “恩?”

       赤司有些意外得抬头看了看黑子。

       “赤司君大概只有对汤豆腐比较擅长吧,昨天的米饭其实有些没有做熟。”

       对着笔记本屏幕的赤司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那为什么哲也昨天都吃完了呢。”

       “因为那是赤司君的心意,而且也不能浪费粮食。”

       “好,那以后都交给哲也了,不会太辛苦吧?”

       “请放心得交给我吧。”

 

 

       同租的生活似乎就这样拉开了帷幕。

       公寓下的那间书店很满意有黑子这样喜欢书籍的人加入,还没有试用期就直接聘用了他。赤司的生物钟都很准时,每天早晨五点半为时一个小时的晨跑,回来的时候迎接他的是黑子已经做好的丰盛早餐,而他也为黑子拿来了牛奶。

       两个人生活的时间几乎是错开的,但每次吃饭都会默契得聚在一起。

       不如说是黑子每次打开房门,总会看到坐在客厅的赤司。

       虽然赤司说有书房,不过黑子在更多的时间都看到赤司坐在沙发上敲击键盘。偶尔也是有在书房工作的时间,不过那时的事情就比较重要了,往往是到了吃饭的时间也不见赤司出来,黑子只好端着饭菜去书房强制赤司吃饭。

       黑子有时会不小心忘记拿了自己的便当,所以也就有了到午饭时间拎着便当盒走入书店的赤司的身影。遇到突然暴雨的天气,赤司也会在黑子下班的时间撑着伞在门口等他。黑子每次会不太好意思,而赤司也每次都在答应不会有下次了之后重新在那个时间做相同的事。

       黑子错估了一件事,赤司并不是只会做汤豆腐。第一次见面的柠檬薄荷茶就是赤司自己做的清凉饮品。在赤司家没有一般家庭购入的瓶装乌龙茶,更多的是有各种高档茶叶和各种原料。想喝的时候先煮好然后放凉置入冰箱冰镇就可以了。不得不说,赤司泡茶的手艺不仅很不错,还很好看。

       赤司也低估了黑子的生活能力。每天打招呼时翘起的碎发已经变成了每日日常,而在浴室泡澡晕倒的频率也是非常之高,以至于赤司不得不在浴室的旁边随时准备冰贴好让黑子不那么快晕过去。当然,偶尔他也是有将黑子直接抱出浴室的时候的。

       如果只是这样的话赤司也不会惊叹黑子在某些方面的突然成长。偶尔一次二人一起外出采购食材,赤司发现,黑子对于蔬菜的新鲜,色泽以及重量的把握程度几乎是不输于站在附近的家庭妇女们的,甚至还有替她们出谋划策的时候。而黑子在这几年张高的身高和温和的气质衬托下,也是得到了她们的喜爱,如果不是存在感还是那么低薄,或许那个时候他的周围会围着不少人也说不定。

       还有就是黑子的手艺了。根据赤司对黑子的了解,他也应该只是擅长做水煮蛋而已。但在第一天看到蔬菜天妇罗和炸汉堡肉的搭配,还有熬到恰好的味增汤,自制的小咸菜,一块蒸花青鱼后,他不得不承认,他在厨艺上确实输给了黑子。

       “哲也,这些你都是从哪里学来的?”

       “是刚上大学的时候,火神君教我的。”

        黑子在中间省略的是,那时他第一次离家,在吃了一个星期的外卖后受不了自己开始学着煮东西然后败在了自己可怜的厨艺知识之下只好向远在美国的昔日搭档求助的故事。因为有了血泪的教训,所以在学习的时候特别努力便日积月累出了一门好手艺,真是有点不太容易呢。

 

 

       蝉鸣渐响,转眼进入了京都最为闷热的盛夏,以这一个月为开始,黑子所工作的那家书店也购入了大量的图书。老板是一位四十多岁的阿姨,看着快递过来的这一个个大箱子也是有些苦恼,便有意想让黑子加班整理图书。出于对书的喜爱还有对老板的感激,黑子留下来了。

       书店的仓库在本店的后面,原本就是由住宅改造成的店铺,所以仓库那边也就没有空调,有的只是为了保护图书而放置的湿度调节器。一走出屋,燥热的气息便铺面而来。想到之后仓库的环境,黑子也不知道自己今天能不能做完这份工作。

       根据老板的指示,他先是抱着那一大箱书走到了仓库那边,跟着打开了门。值得庆幸的是后院种植的那些花花草草驱散了夏天的凉意,在阴影之下还是能够感觉到凉意的。仓库里有隐隐传来的一丝书香气息,据说这里以前也就是住宅的前主人放置书籍的地方。书架上倒是有清晰的分类,只要找到地方找到规律分类也不是特别困难。遇到一些喜欢的作者,老板还特许他可以先看一些,当然预定剩下的部分他也可以就此买下。

       有了书籍作伴,黑子的心情倒是好了不少。实在累了就暂时走出仓库,在后院的一片树荫下休息休息,间或会在仓库就这样拿起一本书看起来。但终究是闷热的天气,额头上细密的汗珠随着时间的沉积汇聚成大颗,随着地心引力落了下来,黑子抬手擦去了划过眼角让人刺痛的部分,为了保护书籍他只有用手肘来擦汗,擦多了眼角大概是有些破皮,惹来了阵阵痛意。黑子只好拿了自己的毛巾,沾了一点水,搭在了头上。

       也不知过了多久,才算是刚刚完成了一半多些,各种登记还没有做完。仓库的门突然被打开了,是老板。她看黑子过了挺长的一段时间都没有出来就在想是不是中暑晕倒了,出于担心他便走了过来看看,看到黑子依旧好好得还在做工作也是心疼了这个一直都兢兢业业的小伙子。一阵推就硬是把黑子赶出了仓库说后面的自己工作交给她就好。黑子没办法,只好走了出来,在几乎密闭的地方工作了一下午,一走出反而觉得周围的空气都是清凉的。

       他转头,便看到了后院的盆栽架上此时盛开的各色盆栽。

       老板也是稍微收拾了一下也走了出来,看到黑子的视线在盆栽上面,便双手一拍说道。

       “黑子先生也喜欢这些花花草草吗?这些都是前主人留下的,我因为对这些也很喜欢就留下来了。现在夏天正是夏堇开花的好时节呢,过几天等哪盆开得盛了就栽下一小株送给黑子先生吧,就当作是今天的贺礼了。”

       “那就麻烦您了。”

       黑子无法拒绝别人的好意,便也笑着答应了。虽然两个大男人生活的地方突然多了一盆花草倒是挺有违和感的。

       今天他确实是回来得有些迟了。

       一进门比起以往还要更加强烈的疲惫感贯穿了全身,这个时候没有比室内适度的温度更加让人觉得治愈的了。走入客厅,发现今天的赤司罕见得坐在了地板上敲击着笔记本的键盘。或许是因为今天天气实在过于热了吧。

       黑子慢步走到了赤司的身前,慢慢得蹲了下来,背部靠着赤司。他刚从外面回来,皮肤上还带着外界温度的灼热,贴在赤司微凉的皮肤上有些舒服。黑子微微舒了一口气,像是缓解了自己的疲劳一般,顺势就仰头靠在了赤司的后脑勺上,赤司的发质是和他一样的软软的,触感也很好,下意识得他就贴着赤司的后脑勺,蹭了一下。

       黑子每天下班的时间都很准时,所以每到这个时间,赤司都会下意识得向门外看看黑子有没有回来。偶尔的加班也是有,就像今天这样,他也会继续等着,只不过时间变得比以往煎熬了一些。

       黑子的脚步声比起以前要沉重一些,今天大概是工作超负荷了吧?他想停下手里的工作给黑子倒水,但是黑子却先晃晃悠悠得靠了过来,抵着赤司的后背还是热的。赤司的思绪好像回到了帝光,那个时候的黑子还跟不上一军的训练,只是第一项晨跑就已经坚持不住,倒在了篮球场的一边。当时他身体的热度就像现在这样,有些类似于低烧的温度,缓慢的吐息几乎让人感受不到,那时赤司如果注意到的话,一定会拿着他的水壶,贴着他的脸递给他。

       而现在的黑子是赤司所不熟知的,这样类似于撒娇的小动作还是他第一次见到。

       赤司停下了手里的笔记本,保存了内里的文件后盖上放到一边,抬头揉了揉黑子的脑袋,伸手拿过了茶几上他喝到一半的薄荷水。转过了身,将杯身贴在了黑子的脸颊上,微微低沉的嗓音似是邀请。

       “喝口水吧,哲也。”

       靠在赤司身上的黑子只是觉得特别安心,似乎是只有在赤司的身边才能够得到完全的休息。只是一瞬他便已经昏昏欲睡,有些凉的玻璃杯贴到脸上还是让他清醒了一番。捧着杯子喝下了一些,淡淡的薄荷味,是跟他第一次来到这里喝到的味道是一样的。还有此时在他身边的赤司,不知为何,眼前的影像与帝光的那时重合了起来。一样是筋疲力尽的自己,一样是发现自己递给他水的赤司,一样是贴近脸颊的清凉。

       或许在那个时候,才是自己真正快乐的时候。

       意识趋于远方。

       落入了一个曾经在记忆中,温暖的怀抱。

 

 

       黑子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他只是记得自己回来了,然后在喝完赤司的水后就没有了意识。他起身觉得自己应该是在客厅的沙发上,但现在的他正好好得睡在自己的床上。好像明白了什么的他一下子就坐了起来,揉了把睡得有些乱糟糟的头发,下地走出了房间。天色已经颇黑,阳台上的窗帘也被拉了起来隔热。

       茶几上那小半杯水还在,似乎在告诉黑子下午的事情是确确实实得发生过了。

       但是黑子并没有看到赤司的身影。

       餐桌上也没有留下什么字条,厨房也没有被动过的痕迹,记忆中赤司的那台工作用笔记本也安安静静得躺在沙发上。

       黑子觉得奇怪,现在应该是晚餐的时间,赤司应该会是在家里的才对。

       或许是赤司又在书房工作忘记了吃饭的时间也说不定,黑子这样想着。

       这样的想法也是无可厚非,毕竟也是发生过的事情。

       他推开了书房的门,这里也是被赤司整理得井井有条。后面的书架上摆放着各种商业专业的书,还有一些将棋的棋谱。书房不算大,只是进去就能看到全部。他并没有看到赤司,那么赤司就不会在家了。这里算是属于赤司的个人空间,黑子即使有许可也不常来,他并没有探索别人私密空间的爱好。他正打算离开,低下头发现脚下有一份资料,想着大概是属于赤司的东西就拿了起来。

       上面写的是,出国深造的计划。

       时间是这个假期结束。

       他愣着看着这份计划,虽说这么翻阅别人的隐私不该是自己做的,但是黑子此时却忍不住往下翻看,仅仅只是为了确定这份计划最后有没有赤司最后的签字。而他期望的结果却没有出现,这份计划似乎是由来已久,只是在这个最后的期限之前,被黑子刚刚看到了而已。

       恰好此时,外面有门锁打开的声音。

       黑子匆匆就将那份计划放在了桌上跑了出去。

       赤司在黑子睡着时是打算自己做饭的,但是想了想自己的只会做汤豆腐的厨艺,还有现在炎热的天气他还是放弃了。大概到了晚饭的时间,看着黑子除了睡觉也没有其他的症状便安心下楼去买了便当来解决晚饭。

       “我回来了。”

       赤司自玄关处脱了鞋就走了进来,此时的黑子正好从赤司的卧室将门打开,可能因为刚才见到的事情富余冲击,他的脸上还带着那么一丝震惊。赤司看到这样慌张的黑子,可能还是第一次。他下意识得就以为是刚睡醒的黑子没有发现他感到了不安,他放下了便当,走了过去一把搂住了黑子,借着身高的一点优势,将黑子环在了自己的怀中。

       “让你担心了,哲也。”

       黑子在那个时刻其实是有被戳穿一样的窘迫的,他以为赤司会知道自己走入了书房,会看到那个东西,但赤司的反应并非如此。突然而来的拥抱,让黑子措手不及,只好顺着赤司的意思被抱了严实。这时在室内待久了的他有室内的体温,而在外的赤司有着比平时要高的温度,接触的感觉让黑子想起了午后的那小段时间。一样的安全感,一样是赤司好听的嗓音。

       黑子觉得,他似乎有些沉醉在这样的环境下了。

       他伸手抱住了赤司,在怀中出声。

       “欢迎回来,赤司君。”

 

       没过几天,几乎是下了一场雷雨后,书店后院的夏堇如期开放了。

       老板娘特意移栽了一株开得最好的夏堇送给了黑子。那是一株火红的夏堇,简单得向老板娘请教了一些照看植物的知识后便让这株植物在这客厅里安了家。赤司大概也觉得有植物放在生活环境中也是不错的,有时也会跟黑子一起照料。

 

       赤司继续会在家里做着黑子所不知道的工作,黑子依然在白天在下面的书店打工。只是偶尔,会在书店的阅读区看到拿着笔记本电脑工作的赤司。黑子表示自己并不能习惯在工作时间还被赤司注视,赤司便解释这只是想换个工作环境而已。阅读区会有向客人提供的夏日清凉小茶,是老板娘自己的手艺,黑子每次都会在赤司的身边放上一杯。蜂蜜柚子,有些甜甜的。

       赤司除了陪黑子去超市以外,之前不会插手的厨房事宜也开始参与进来,虽然一开始让在一旁的黑子几乎手忙脚乱。因为赤司本身除了对豆腐的处理,其他的手艺可以说是毁灭厨房的等级。但不知为何,看着认真学习的赤司,黑子总有一种特殊的满足感。

       他们一起学做蛋糕,赤司本身并不喜欢甜食,只是因为黑子想试试便帮着体力堪忧的黑子搅拌奶油。也不知是谁先开始,搅拌到一半的奶油抹到了对方的脸上。给最终的成品点上最后一枚水果时,二人的脸上都已经被对方划满了奶油。赤司的脸颊是三道直线,颇像猫咪的胡须。黑子的鼻尖则被点上了奶油,俏皮得可爱。

       赤司微微低头,替黑子舔掉了他脸上的奶油。

       “味道不错呢哲也。”

       对于近距离的接触,黑子不管是做了几次还是不太擅长。身体僵在了那里,最终还是后退一步把切好的蛋糕推给了赤司。

       因为有了多余的甜点,他们也就多了下午茶的时间。赤司放下了手里的工作,黑子此时也结束了工作。黑子从冰箱里拿出了他们一起做好的蛋糕,赤司在厨房的料理桌上切好柠檬,挤了一些柠檬汁加入红茶中,再加入冰块。红茶搭配蛋糕,二人在客厅无声碰杯。

 

 

       某天赤司回来的时候多拿了两件浴衣。一件是纯黑的条纹,一件是白色配上蓝色的条纹。

       “过几天就是这附近的夏日祭了,哲也,一起去吧。”

       “好。”

 

 

       黑子曾经想过要支付自己这件浴衣的费用,但赤司一脸不用在意得回绝了他,黑子想到赤司家的经济实力,下意识觉得应该是自己支付不起的费用也就只好不再提及。也不知赤司是怎么知道黑子的身材的,浴衣穿起来的感觉正好,而且与黑子本身的气质很符合,虽然男生不常穿白色的浴衣就是了。

       赤司也从自己的卧室走了出来,不得不说黑色穿在赤司的身上有一种类似于帝王的压迫感。或许今晚有许多人不会轻易接近赤司吧,不过黑子并不觉得,那种在外表之下的温柔大概只有自己知道。

       “准备好了吗哲也?”

       站在客厅处的赤司回头问道。

       “恩。”

       黑子点点头。

       两人并肩走着,外面已然是天黑的状态。京都的城镇中到处都是神社,所以夏日祭也是离城镇十分近,两人只是走着就能远远看到拥挤的人群。或许因为是古都的关系,在街上穿浴衣参加夏日祭的人也特别多。除了人群的说话声外,还有木屐踩在地上的清脆声响。这样充满气氛的夏日祭或许是他很久没有参与过的了。

       远处的神社是在城市中央的山腰上,山脚之下的路周围只有盈盈的路灯,而山上的目的地却是夹杂着人声的,有着刺眼灯光的景象。黑子觉得连自己都有些期待起来了。大概是因为有着这样的心情,脚下的脚步也不知何时变得轻松起来。

       二人没有花费多少时间,就来到了神社的所在。神社两边分别排着各种摊子,因为是夏天所以卖刨冰摊位也顺理成章得人气爆棚。他们出门的时候并没有吃饭,走了一路自然是饿了,便也先找了一些东西填饱肚子。

       “赤司君这家的炒面不错。”

       在拥挤的人流中,能很快买到东西的也就归功于黑子的存在感了。赤司还在排队买烤鱿鱼时,黑子已经买完了一份炒面端到了他的面前。似乎黑子还没有开始吃,他先把这一份的第一口给了赤司。

       “谢了。”

       黑子举着筷子喂了过来让赤司没有料想到,不过也没有什么犹豫,低头就吃到了嘴里。

       “哲也先吃吧,这里的排队马上就好。”

       只是一口,赤司就拒绝了黑子继续想投喂的好意。在排到烤鱿鱼的时候买了两份递给了黑子一份。

       “谢谢赤司君。”

       在夏日祭上除了好吃的,还有那些很久都没有玩过的游戏。

       比如说前方的捞金鱼的摊子。有一位少年正蹲在那里,手里拿着最后的一枚硬币,似乎这就是最后的机会。他还没有思考过五秒就把硬币给了老板,孤注一掷的神情让黑子注意到了他。可惜事与愿违,即使花掉了他身上的最后一个硬币,也还是没有捞到一条金鱼。

       黑子拉了拉正要往前走的赤司的衣角,赤司反应了过来转过了头。

       “去帮帮那个孩子吧。”

       他指了指正在看着水池里的金鱼发呆的少年。

       “哲也为什么不自己去?”

       “因为赤司君很擅长不是吗。”

       赤司原本并不想插手这样的事情,只是此时看着他的黑子,在祭典灯笼的灯光映衬下,天蓝色的眸子里满满映着的他自己的脸,眼底还带着的一丝波光,让他着迷在了这一瞬。他拉着黑子的手,前往了那个方向。

       递给了老板一枚硬币,接过捞金鱼的兜网,眼神撇过池内的各色金鱼,先是锁定了最适合捞的水位,再从同一水位中确定了那尾全身艳红的金鱼,手腕向上一挑,干脆得就将这尾金鱼挑了上来。之后他也无心再捞其他的金鱼,提醒老板将这尾包了起来,然后给了站在他身边的黑子。

       “给他吧。我不适合做这种事。”

       黑子微微笑了笑,接过了金鱼。他蹲了下来,那个少年还沉醉在刚才赤司捞金鱼的动作中,此时正是一脸崇拜得看着赤司的背影。可能是赤司给予的压迫力太大,所以他并没有敢直接上前说话。看到黑子蹲了下来,少年明显是把他当做了跟赤司类型一样的人,有些害怕得往后挪了挪。

       “刚才那个大哥哥,是为你捞的金鱼。”

       清润的嗓音开口,带着的是温润的语调。

       见少年没有了一开始戒备的神情,黑子又揉了揉少年的头发,将金鱼递给了他。

       “虽然不是自己亲手捞起来的,但是你很喜欢吧?要好好得将它养大喔。”

       水蓝眼眸中划过的是温柔的波澜。

       “恩!谢谢大哥哥!”

       少年似是被这样的场景愣住了,而后才露出了开心的笑靥,双手紧紧得抓住了金鱼的袋子,生怕它被抢走一样。对着黑子深深鞠了一躬后,便开心得跑到别处去了。在即将淹没于人海中时,响起了他分外元气的声音。

       “妈妈我得到金鱼了,我会好好照顾它的!”

       黑子此时也站了起来,向着视线正朝着那位少年远去方向的赤司笑了笑。

       “赤司君还是很关心那个孩子的,不是吗?”

       听到声音的赤司将视线收了回来。

       “只是想到了以前的事情,走吧,烟花大会马上就要开始了。”

       赤司再次伸出了手。

       黑子没有理由拒绝。

       虽然烟花是在神社放的,但要说看烟花最好的地方就是在附近的那片河堤了。赤司也是跟其他人一样,提前就走到了那个地方,现在这时河堤附近还没有多少人。黑子今天上山又下山也是有些累了,赤司没有勉强黑子继续走路,找了一个比较好的角度就坐了下来。

       “哲也要吃刨冰吗?”

       “好,谢谢赤司君。”

       正坐下来喘口气的黑子接过了赤司递过来的刨冰。

       其实现在这个时间离放烟花还早,黑子不是不知道,他总觉得随着时间的推移,赤司对他的态度就在慢慢得改变。而他也在等,虽然已经提前知道了最终的结果,但是他还是想知道赤司的真正想法。而他觉得,今天的这个时候就是最好的时机。

       “哲也,在这之前,我想说些什么。”

       “恩。”

       意料之中的开场。

       “其实我一直都有在关注着你,在得知你原本的公寓没办法续约后,我第一时间联系了负责你的中介,让你来看我这里的房子。”

       赤司开口了,像是在叙事一般。

       关于这一点,黑子倒是没有想到。从他们合租开始,竟是赤司已经计划好的。他想起了那份计划书,应该是在开始大学后赤司就已经签订好的,但是为什么要等这个最后的假期才让他过来呢?

       “这一段时间看着哲也,真是成长了不少。看来当初你选择诚凛是正确的。”

       关于诚凛,那是黑子在当时给予赤司的一份答卷。他是用自己的选择来打破了他帝光的好友,奇迹的世代的只是为了胜利的信念。他也在那之后与他们和好如初,只是赤司不同,赤司与他的关系,似乎在帝光的那场雨夜后就发生了变化,经过了冬季杯的交锋,最终也只是回到了当初的那种平淡。其实在帝光,他最感谢的还是那个能伸给他橄榄枝的赤司。就像在第一次夺冠之后他对赤司说的那样。

       “我们会有不同的未来,即使这是我所不愿的。”

       黑子转头,看着赤司。他大概是知道赤司说这番话的意图的。但是他也知道,现在说这番话,真的不是一个适合的时机。如果接下来的发展会是那样的话,黑子反而希望今天的这一切不要发生来得好。

       或许双方是在某个还没有自觉的时候,心内的那份感情已经悄然无声得发了芽。

       “赤……”

       他开口想要阻止。

       “我会离开这个地方,不久之后。”

       晚了一步。

       黑子不想听到的那句话终究还是被赤司说了出来。

       早已知道的事实被当事人以平淡的语调说了出来。

       黑子深呼吸了一口气,赤司并没有阻止他。

       不远处,第一发烟花恰好在二人对面升起,炸开,留下夜空中灿烂的一瞬。

       黑子向赤司的方向挪了挪,低头正好是赤司的耳侧。

       “我早就知道了,赤司君要离开的事情。”

       然后他果断得离开,看着似乎是没有料到事情会这样发展的赤司。

       “赤司君不在的那天,我在书房里看到了那份文件。”

       “如果是要为了未来努力的话请好好努力。”

       “我现在一个人可以过得很好。”

       借着烟花阵阵绽放的声音,黑子就像在自言自语般,对着天空默默说着。赤司在一边用唇语大概读出了不少,他什么也没说,只是偶尔开合的唇瓣似乎也在说明他也有在好好得回应。

       黑子哲也已经不是帝光时期那个体力不支,晕倒了也很难找到,上场比赛还是会紧张的帝光的秘密武器了。

       赤司征十郎也已经不是那个为了逃避家庭而投入篮球,在队员内部发现问题时无能为力,最后自己也彻底逃避的帝光的队长了。

       黑子哲也已经在诚凛的时候彻底证明了自己的理念,在那之后他再也没有遗憾的事情,为了他的未来,他现在正在努力着。

       赤司征十郎在洛山之后终于不再逃避自己的内心,摆脱了那些无形的枷锁,为了他的未来,他必须暂时放弃现在。

       黑子哲也,似乎从很久开始就将喜欢的这份情绪交给了赤司征十郎。

       赤司征十郎,似乎从他注意黑子哲也开始就再也无法将视线从对方的身边挪开。

       在小世界中营造的那些就已足够。

 

 

       赤司那天是一早的飞机,那个时候黑子应该还没有起床。

       餐桌上有一份似乎刚刚完成的早餐。

       赤司回头望向了在那一头还是静悄悄的卧室,最终没有敲门。

       桌上的那盆夏堇还在盛开着,今天在它之下多了一张字条,赤司抽出了它。

       那是属于黑子端正的字体。

       请想念我。

       夏堇的花语,赤司怎么会不知道呢。


评论(5)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