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苏

基三,小篮球,古剑,全职。依旧渣文笔,cp飘忽不定,主刷喻黄叶黄/

© 白苏
Powered by LOFTER

唯我所认识的你

收录于all赤合志《京都之夏》

没有买到的小伙伴可以来看看

好久都没有来更新lo了因为懒得上[你

希望你们喜欢



实渕玲央再次回到了京都这块土地,这里本是他的家乡,年少心性是谁都会想要出去走走,然后倦了又回来重新合上这里的节奏。

他在洛山高中的附近开了一家咖啡馆,里面有学生们喜爱的各种小点心和精美的饮品,到了晚上也有属于大人的时间的各样鸡尾酒。按他的原话说,是可以接触到各种喜欢的类型,不管是纯洁的小羊羔还是成熟的大人风情。

在他出去的那几年中,或多或少还有跟其他人有过联系,大多也只是当时篮球部里的同好了。那个时候的他们,一心都只投入到了篮球中,相较于同班的同学,还是一起挥洒过青春汗水的人比较有共通的语言。得知玲央的新店开张,他们也都会偶尔来这里坐一坐,在聊得投机时心情颇好得为他们免单。

 

随着路边行道树上蝉鸣的兴起,夏天终是到了。

 

洛山高中已经全面放了暑假,作为京都的传统高校,里面的学生自然也不会有补课的烦恼,一到放假,这附近原本热闹的商店也会变得冷清一些,玲央的咖啡店也不例外。店内的冷气轻轻吹着,吧台的位置正好是一处出风口带起他额前稍长的刘海。午后鲜有人过来,只有一对路过进入店内避暑的小情侣,坐在靠窗的吊椅上用吸管喝着同一杯饮品。

 

他不由得想起了他高中时唯一的那个恋人。

 

不是在哪个午后偷偷被叫上天台告白的爱恋,而是在某个傍晚的更衣室内想了许久的大声告白。对象也不是看起来软软的小女生,而是那个在高中一年级就带领整个洛山球队的队长,看起来软软的内心却是只猛兽的男生。没错,他当时向一个男生告白并且被接受了。他们并不单独出去约会,因为年级的差异也只会在练习的时候见面,有的时候一天也都不会说上一句话,但玲央都会在他自主练习完毕后递上水和干净的毛巾,和他一起锁门,再顺路一起回到宿舍。仅此而已的相处都会让他觉得异常满足,或许是因为那时小组练习赛时又与他分到了一组吧。

他们在玲央毕业时和平分手了,其实也就是毕业之后就完全没有了联系,就算过程再怎么的青涩甜蜜,高中恋情终究还是逃不过分开的结果。他在开始还抱有一些留恋,随着时间的推移,也终是偶尔才会想起一些曾经的片段。

那对情侣喝完了饮料就走了,期间那位女孩子还夸赞了一下这里的环境和玲央的手艺,并表示下次还会再来。玲央挥挥手与他们道别,他倒是已经看出男生眼里已经有些吃醋的味道,不过他并没有说明,就让他作为他们的感情调味剂吧。

从桌前收走了空杯,对着桌面喷了一些清洁剂,用布轻轻擦拭,他还是希望自己的店内时刻保持整洁的。他没有在店里招收员工,觉得靠自己一个人也忙得过来,唯一请过的店员也都是最近手头有些拮据想要打工赚些零花钱的女高中生。

店门又被推开,放进了些屋外的热气还有蝉鸣。玲央抬头象征性得对着店门的方向说着欢迎光临,却在看到人脸后将后面的话憋了回去。

他记得在那之前确实是想到了当事人,但是下一秒就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会不会太快了一些?

相较于高中时期的刘海稍微长了一些,发型更接近于初中的那个时候,穿着西装倒是趁得身材不错,身高比起自己印象中的要是高了一些。那个人的目光四处扫视了一番,不知道是在找店长还是在挑自己喜欢的位置。他也是看到了玲央,玲央回以了职业微笑。回头将空杯放置一边,拿了一份饮品菜单和点单前的免费薄荷水递给了已经找到舒适位置的人。

 

“欢迎光临,请问您想喝点什么?”

 

那个人的视线再次来到了玲央的身上,礼貌性得道谢后打开了菜单,在咖啡那栏上面看了一会儿后开口。

 

“一杯蓝山,谢谢。”

 

玲央收起了菜单,回去准备咖啡,他回头看了看还是坐在那边的客人,只见他随身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了笔记本,再戴上了眼睛,过了不久便目不转睛得看着显示屏,似乎是在工作的样子。玲央觉得有些奇怪,因为对方似乎并不认识自己的样子。因为是自己熟悉的人,所以玲央认为自己是不会认错的,调制好咖啡后,他又特意去拿了一份黑森林,大方得坐到了对方面前的位置。

 

“本店附赠的小点心,希望您喜欢。”

 

“恩。”

 

那个人的视线还是没有注意到这里,将咖啡杯拿起抿了一口复又放下,又继续专注起了工作。

虽然对方确实是因为和记忆中的那个人相似玲央才注意到的,但是这样单方面的留意和单方面的被忽视显然不是玲央所要的。不过玲央也是非常容易满足,这种类型的话大概可以算是叫做回味初恋吧。店里也没有什么客人,在这里打发时间也好。他给自己倒了一杯柠檬水,坐在那个人的前面,假装是在外面看着风景,实际上偶尔偷偷瞄了几眼,在对方咖啡快要喝完的时候没有等人说完就拿着杯子去续杯。其实他们店里没有免费续杯的传统,只是今天他看得高兴了倒也乐意无偿付出。

一早放置在一边的蛋糕已经开始慢慢融化,玲央看着自己的一片心意就要浪费倒是有些可惜,干脆将它拿了过来。他的动作也终于被对方注意到了,还看着显示屏的视线转移了过来,看了看玲央的姿势知道是要将它撤走,出声阻止了他的动作,摘下了眼镜揉了揉眼角又将蛋糕拿了过来。

 

“既然是店长的好意,我当然是不能错过。”

 

说完拿起了勺子,不失优雅得舀下一勺放入了嘴里,眉头有些微皱不知道是吃不惯甜品还是觉得味道不好。不过玲央看着对方终于是没有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倒也是心情不错。这证明他还是有些魅力的吧。

他的视线也完全转到了那个人的身上,从对方的神态上看,他极有可能是真的不认识他,但是都在同一个地方,甚至是就在洛山高中的附近,怎么就会发生这么巧的事情。如果是这样气质相同的人,或许是亲戚也说不定。

 

“这位客人有点像我以前的故友,不知道您怎么称呼?”

 

他还是开口问了。

 

“赤司,赤司征十郎。”

 

蛋糕几口的功夫就被对方吃完,舔去了嘴角边残留的巧克力,赤司端起咖啡杯慢慢得喝了一口,像是在消去嘴里留下的甜腻味道。

 

这个名字,自然是玲央再熟悉不过了。就像是第一次见到这个有些嚣张的后辈,在教练的身后淡淡说出自己的名字一样,声音不大但铿锵有力。他很喜欢这个名字,或许是因为这样,才会在后来对赤司的爱恋慢慢得汇聚成一大团的毛线球,堵在心脏。眼下,名字和容貌都已经符合,但为什么就认不出自己呢。

 

“真巧,在我的高中同学里也有一位赤司征十郎,该不会以前我们是同学吧?”

 

既然对方不记得自己了,那就一步一步试探吧。

 

“不清楚,在高中时我就已经被父母送到欧洲念书。如果是同名同姓,也是不太可能,赤司家不会出这种差错。可能是店主初中时与我相识,那时我在帝光。”

 

“啊,那可能也是记错了呢,抱歉,作为赔礼您的咖啡我再帮您免费续杯。”

 

他拿走了对方的杯子,其实里面却还有整整半杯。赤司也没有多作怀疑只当是遇到了好心的昔日校友。

玲央回到了吧台上,将剩余的咖啡倒掉,重新调制了一杯咖啡,送给赤司后他也就不打扰对方工作,在自己的吧台思考刚才所发生的事情。

他自认为记忆力不错,就算是失恋后有所打击也不会将故事的发展性改编得如此荒唐。只有帝光的部分重合了记忆,那时的帝光算是打破了他们梦想的一支可怕球队。他的视线又瞄到了又继续工作的赤司身上。要是刚才多问问他参加了哪个社团就好了。几年没有联系的人与以往完全不同的姿态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他不知道该是高兴还是迷茫。

最后赤司接到了一通电话便离开了这里,从对话中听出应该是对面办公楼突然停电,而他为了完成手头的工作先到附近找一个地方应急。玲央抬头看了看就在不远处的商业区,这大概是还会有有缘再见的机会吧?

玲央并不是没有在毕业之后找过赤司,相反,那时的他还算是出人意料了一回。

毕业后的玲央没有上大学,他不想被大学里的东西所束缚,他想先去外面走走,看一看这个世界再找自己所喜欢的东西。篮球部的其他人在隐退后大多也就已经不再联系,除了偶尔节日的问候外也时常是因为各种原因见不了面。而他还是不时有与赤司联系的,问一问篮球部的情况,赤司自己的状况,还有恋人间寻常的问候,每天都少不了的早安和晚安。

当他得知洛山高中这一次的修学旅行就在自己暂时落脚的附近时很是高兴,前几天就已经向赤司确认了他们的行程,提前订好了与他同一家的旅馆,房间也在赤司的附近。因为洛山这一天的行程比较满,玲央有些赶不及便一早就先在旅馆里待着,等到晚饭开始,他联系了赤司,假装好久不见一起去了餐厅用餐。那里也有很多他们篮球部的后辈,见到是玲央便纷纷过来问了他一些篮球方面的事情,玲央也是没想到原来自己以前有这么受欢迎,对赤司送去了抱歉的眼神后也只好一个个得解答后辈们的问题。赤司也调整了座位做到了另一桌上。毕竟,他们的关系不能公开。

为了两人最后的独处,玲央特地带着赤司去了他订好的二人温泉。之前洛山合宿时该看的也都看了,但是只有这次是单独相处,即使是做好了准备的玲央也不自觉得心跳加快呼吸困难,反而是赤司看着一不注意就会磕到头的玲央有些担心,他上前摸了摸玲央的额头,觉得没有什么温度才松了手,一边还在奇怪为什么今天的玲央会有些反常。

赤司有时意外得缺少一些情商,这也是玲央在二人交往时发现的,并不是赤司不解风情,而是他的大脑里没有常识性的概念。发现这一点的玲央在赤司面前笑了很久,只有赤司在一旁莫名其妙得阻止玲央,而偷偷红起来的耳廓还是出卖了赤司。

没有其他人会闯进来,单独的浴池因为租金甚贵风景也是特别的好,这一带的旅馆远离都市,位于山腰,向室外望去正好可以看到平时被灯光所掩盖下去的星光,临近夏季不时还有微风吹过,自然是让人放松不已。

赤司和玲央是同时下的浴池,颇有默契得坐了相反的方向,浴池不算太大,偶尔会碰到彼此的膝盖。玲央倒是不觉得什么,每次得寸进尺得用膝盖磨蹭赤司腿侧的皮肤,赤司往往是警告性得瞪了他一眼移开了自己的腿不让玲央继续得逞。这样反复了几次,终究是赤司妥协,慢慢得游了过去,一下就坐到了玲央的怀里,与他在同一角度看室外的景色。

这之后发生了什么,玲央记得不太清楚了,他只知道在那一次之后,他就没有了关于赤司的任何联系,这也大概就是分手了的情况吧。而后关于赤司的情况,他们的记忆也一点点的在玲央的脑海里消失,最后便只留下了那些零碎的片段。直到这次突然的相见,玲央也才突然想起了一些关于他们的事情。

他突然觉得,这次回来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自从一个人开了咖啡店后,他很久都没有一起出去了,再加上现在的朋友多半也都变成了上班族,也没有时间能够好好聚在一起,店内的人也是一下午偶尔会有几位,一个人的玲央待久了不免觉得有些无聊,他便选了一个好日子,给自己放假了一天。

难得上街一次,他记得高中时期双休日不是被训练计划填满就是篮球部的人结伴去看新的篮球鞋,或者是在放完学后去学校外面吃上一顿。几年不见,京都的大体建筑倒是不变,只是昔日熟悉的店铺却不见身影,玲央随意晃了晃最终还是踏入了商场中间的护肤品店。毕竟皮肤健康随着年纪的增长也是更加重要了呢。

过了不久他满意得走出了商店,并拎着满满一袋自己的战利品,适逢中午他的肚子也有点饿了,随意走进了商场附近的一家快餐店,午餐时间的人流总是很多,玲央拿着托盘并没有发现空位,想要找到一个完全空的地方看来不行,只好看看有没有跟他一样的独行侠可以暂借一个座位。

视线从门口移到了一楼的楼梯口,也暂时没有发现什么目标,他叹了口气,先喝了一口可乐安慰自己已经开始叫的肚子。忽而视线瞄过,在窗前的一个角落,他发现了那个红发的人影。与他们第一次见面不同,这一次的赤司没有穿着西装,而是穿着洛山高中的制服,旁边还是他经常背着的包包,大概是气场过于冷了周围没有人敢进去拼桌。

玲央微微勾起了嘴角,自然得走到了那边,坐在了对方的面前。

 

“在这个地方遇见赤司还真是偶遇呢。”

 

赤司显然是有些惊讶,抬头看着玲央像是在打量什么。

 

“没什么,周末出来恰好训练完毕来休息一会儿。玲央,下次不要把护肤品放进更衣室。”

 

语气如玲央记忆中的那个高中的赤司一模一样。

 

“赤司现在还在想着高中的事,现在的我早就已经是社会人了。”

 

他看见赤司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尴尬的神情,转瞬即逝。

 

“我想我是认错人了,抱歉。”

 

“没关系没关系,那作为补偿,小弟弟你下午陪我逛街吧?”

 

赤司稍微想了想还是点了点头答应了。

 

“只是没想到赤司也会在快餐店解决午餐,原本我以为你一直都是在高档日料店点汤豆腐的。”

 

“汤豆腐只是兴趣,这里的食物虽然不精致但是也可以填饱肚子,这些不都是你告诉我的吗?”

 

“啊……是吗,年纪大了有些健忘。”

 

稍稍说了几句,玲央觉得眼前的赤司与他之前的所见到的赤司又像是换了一个人。如果之前的赤司是CEO即视感的话,那么现在的赤司就像是玲央记忆中的那个,表面看起来非常厉害,实际上在内里还是懵懵懂懂的那个高中生。虽然这是有违常理,但是玲央一点都不在乎,不管是哪个赤司,他都非常喜欢。

一个男人和一个男生逛街自然也是非常无聊,两个人跑到了男装店里,一家一家得试穿。赤司身上只穿着校服所以可塑性很强,玲央带着赤司试了毛茸茸的睡衣,还有那天玲央第一次见到赤司时款式相仿的西装,颜色鲜艳的夏威夷风等等。赤司的身材得当穿什么都能穿出衣服原有的气质,玲央在身边一直都夸赤司是衣架子,而赤司一开始是乖乖服从,后来见玲央一直都没有什么动作便也开始故意找一些衣服让玲央试穿。玲央也只是笑笑也进去换了衣服。

而后等赤司再次出来时,玲央已经拿了两套款式一样尺寸却有大小的衣服。

 

“赤司,来试试这个吧。”

 

他笑得一脸无害。

 

赤司白了他一眼与他一起进了更衣室换衣服。

过了不久他们一起出来了,玲央挑的是一套普通的休闲衫,虽然作为主流款式有些过时但现在的情侣都喜欢穿成这样当做情侣衫。玲央和赤司的体型有差这样穿着倒也有几分情侣衫的意味。玲央在镜子面前左右转了几下,似乎是对这件衣服特别满意。赤司则是与之前没有什么明显的变化,也就随着玲央拉着他去结账了。

他们买下后就直接穿在了身上,玲央也趁机拉着赤司的手,赤司并没有反抗也当做默认了。两个人就这样牵着,直到最后两人在路上分开,也没有放手。

自那以后那又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见到赤司,他偶尔会穿起他们一起买的这一件,虽然被熟客吐槽画风不太对就是了,但他总是笑笑不在乎。玲央在想,下一次见到赤司会是在什么状况下,是还是那身干练的人,还是在商店遇到的那个高中的自己,或者是他会不会遇到还在帝光时的那个赤司?不过这样的状况怎么可能有呢,发现自己的想法玲央自己也想笑了。

直到某天他接到了小太郎的通知,这周末有一个洛山聚会,玲央想了想,赤司应该还是会过去的吧,他也就答应了。

他们首先接应的地点定在了玲央的咖啡馆,因为只是当年篮球部内部的聚会,人并不多。当年的肌肉根谷武现在的身材也没有走样,竟然是做了一家牛肉盖浇饭的店长。黛千寻倒是如他所想在一家公司做了职员。小太郎还是一如既往嘻嘻哈哈。玲央先是招呼了他们坐下,递给他们解渴的茶品,自然也是被称赞了手艺好。

而玲央其实一直都在等待着他想要见到的那个人,他表面上偶尔过来跟他们聊些什么,实则视线却一直都在门外面张望着,他希望他等待的那个人会出现。

首先发现玲央异常的还是小太郎,他毫不掩饰就直接跑了过来,一把攀住正在向门口望的玲央。

 

“玲央姐在看什么呢,难道是在等女朋友吗。”

 

“当然不是,今天是篮球部的大日子,难道大家都不等赤司吗?”

 

小太郎的眼睛眨了眨,似乎是想不起来那个人是谁。

 

“什么什么,哪个赤司?难道是那个著名的财团赤司家吗,玲央姐什么时候攀上这样的大家族了。”

 

“说什么,以前赤司不是我们的篮球队队长吗。”

 

“可是当年篮球部里的队长不是玲央姐你吗。”

 

什……么……?

小太郎明显是理所应当的语气,就是这样玲央才觉得奇怪。什么篮球部的队长,为什么他的记忆当中从来都没有过这样的事情。在他的记忆里,他的队长一直都是赤司啊。包括他在更衣室里的告白,他们曾经在宿舍里偷偷的接吻,曾经一起在晚上的散步,他替训练完毕的赤司准备的水和毛巾,这些记忆里的东西,怎么会是被否定的呢。

他问了问其他人,其他人也都是笃定他才是篮球部的队长。玲央反复问反复问,得到的却都是同样的回答,他不知道是哪一个环节的记忆出了问题,但是他总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当天后来的庆祝,玲央浑浑噩噩什么都没有记到脑子里去,唯独的那句赤司不存在一直围绕在他的脑中。他拼命去想他们所经历过的事情,但就是偏偏除了那些片段再也没有了其他,甚至越用力去想,那些曾经的片段就越会慢慢淡化,然后再也想不起来。他甚至在家找到了那件与自己同款的小一号的休闲衫,但是那天这件不是他和赤司一起买的吗,他们还手牵手一起在路口分别,他还期待他们下一次的见面。一切就像往常一样平淡却又真实,为什么现在却变成了什么都没有存在过呢。

玲央不解,到底是他错了,还是这个存在的世界错了。

在那之前他并没有对这个世界的存在抱有什么疑惑,他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所喜欢的人,变成了一个不存在的事实。

 

黛千寻在某天推开了咖啡馆的门,玲央一如往常一样招待了他,并说好久不见。他没有点其他东西,只是问了他一句。

 

“你还记得赤司吗?”

 

玲央愣了愣。

 

“千寻好久不见怎么也跟小太郎学会开玩笑了,赤司财团那么大怎么可能会有我认识的人呢。”

 

黛千寻终于是松了一口气。

 

“看你恢复,我就放心了。其实你的记忆并没有错,只是这不符合这一空间的玲央。赤司在其他的空间中是确实存在的,在我们毕业旅行去温泉的那天,你为了救一个红发的女孩儿跳进了附近山上的水里,因为体力透支昏迷了一阵子,大概就在那时,你的记忆发生了错乱,你开始记得一个叫做赤司征十郎的人,而且还称作是你的恋人。我们不知道这个症状什么时候才好,才会叫你出去旅行去看看外面放松。但可能在那之后你更加陷入自己的世界吧。不过好在,最终你还是承认了这个世界上没有赤司这个人。”

 

他说完这些话便走了。

玲央挥了挥手与他告别,却在他走了之后,淡淡抹去了眼角有些溢出的泪水。

 

“我怎么可能会忘了,小征的事情呢。”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