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苏

基三,小篮球,古剑,全职。依旧渣文笔,cp飘忽不定,主刷喻黄叶黄/

© 白苏
Powered by LOFTER

吃,醋


伐开心

我要OOC我要玛丽苏我要后宫向!

越苏only

超级玛丽苏设定

你真的要看吗?

以上OK请往下


    史传,昆仑山曾有一脉济世家族,为保护山下农户百里,在山上自立为王,史为天墉。天墉城无固定血脉,仅限有资历大贤大任者方可由前任城主禅让。历任城主皆好义乐施,并武艺高强,时常带领城中侍卫下山驱逐关外山贼。现任城主为上任紫胤禅让,名为陵越。


    陵越十二岁为孤,紫胤见其骨骼清奇,觉是可用之材,遂带上天墉,悉心培养。于十六岁习成天墉剑术,尊护长辈,爱护子辈,城内与山下皆声望极高。陵越即位后先平定一直困扰北方的马贼,并达成协议这一世马贼永不进犯。后与周围诸国达成贸易协议,助昆仑百里山下居民皆有生路。百姓感恩,对陵越称王,史记陵王。


    陵王二十四时,大婚。王后为陵越同门师弟,南部苗疆百里家族人士,百里屠苏。因天墉向来并无传于子嗣规矩,故王也无意留下子嗣,与百里王后双宿双伴。


    陵王三十,昆仑山下突遭天灾,人口骤减。陵王心念百姓,下令全面救助百姓并亲自下山,百里王后也一直跟随。在一甘泉村山洞,遇见将被献祭的少女五名,念其可怜,陵王与百里王后商议,赐少女们王妃之名,住入天墉。史称陵五妃。其中一少女唤为筱禾,善交际,因百里王后少言且不善于众人面前言笑,遂陵王听百里王后进言,一切外交场合,百里王后帘外听证,筱禾为陵王女伴。


    今日是一年一度天墉城宴请周边各国的日子。这也是陵王签署协议后与各国定下的约定,天墉在逐渐强大后已不想再过问期间政事,在陵王的强大灵力与百里家族秘传的结界之术的结合下,在天墉城的周边都设下了一层结界,外界不可随便进出。


    筱禾不仅擅长与人交际,在灵力方面的天赋也是明显。今天便由她在结界门口静候远方过来的使者。而陵王已经在大殿内静坐等候,百里王后也在陵王身后的隔间内垂帘静坐。服侍百里王后的侍女是当年的五位少女之一,芬姬。


    “各位使者,欢迎各位来到天墉城,陵王已在殿内等候。”


    随着筱禾的声音,各国的使者已然进入大殿,而此时的陵王,一身藏蓝王服混着深色暗纹,简洁大气,微倾身作揖却俨然遮盖不住眉宇间的锐气。


    “陵王许久不见,这一身凌然之气可是越发见长了。”


    各国使者自然是趁着这个时间夸赞陵王几句,陵王收回成礼,甩袖使长袖自然落于身后,双手交叠自然放置于腰后,动作一气呵成,因其长年修习剑术,这甩袖产生的微风也让人觉得有股剑气存在。站定身姿,陵王将身体向左一倾,让出了他背后的位置,而他的背后正是垂帘的百里王后的位置。


    此时的百里王后也是作揖的姿势,透着帘子的薄纱,使者们终究是看不清百里王后是怎样的一位人士。


    “后百里,恭请各位使者。”


    与陵王的普通礼不同,使者们见到了百里王后是鞠躬完成的礼,使者们不敢怠慢,自是恭敬回礼。


    “谢百里王后。”


    天墉城的百里王后,一直都是天墉的一大谜团。除了天墉城内部的人,始终没有人见过王后的面貌。据城内人说,百里王后平时也亲近待人,只是不习惯于陌生人见面,陵王念王后怕生便不让使者直接接见王后。至于王后的样貌,并非有女子的柔和,是与陵王一般的有棱有角,关于二人的爱情,自然是在与紫胤城主学艺时培养起的感情。


    陵王给了百里王后他所能给的一切,百里王后也将天墉城治理得井井有条。至于外交,陵王还有他的五位王妃。


    宴会开始,除了天墉城内以及使者们带来的使团的表演,就是例行所要进行的三轮敬酒。这个时候就是筱禾王妃出场的时候,她也换上了一身素白暗纹华服,携陵王一桌一桌分别敬使者。


    “今年又是筱妃出戏宴席啊,筱妃一年不见可是更加风姿绰约了。”


    “是啊,今日这藏蓝配素白,可谓天作地设的一对。”


    “神仙眷侣,神仙眷侣。”


    受到这样的称赞,筱禾也是笑得一直都用袖子掩住脸好让自己不那么失态。一旁的陵王也是一直回应使者的夸赞,席上的气氛一片融洽,而百里王后所处的地方,倒是显得有些孤单了。使者们只能至始自终看着那边朦胧的一个人影静静地坐在那里。


    昆仑的夜晚来临,陵王吩咐殿内的侍卫送别使者,眼见他们都安静离开后,挥挥手让筱禾退下便走回了自己的寝宫,那里还有在等着他的人。


    宴会结束,百里王后便通过帘子后面的密道走回了他的寝宫,褪去了让他今天一直受苦的头冠,用手托着按摩了几下自己酸痛的脖子。这头冠是当年的一国使者送来赠予王后的,那个时候的他们还并不知道百里王后是男子,陵王曾经不想让他勉强佩带女子的饰物,不过百里王后还是收下了这份心意,一年在宴请时期戴着这头冠。今日他的华服是与陵王同样的款式,只是它的是黑色华服配的红色花纹。


    今日百里王后不止怎的,看着陵王与筱禾并肩前行的身影,心中就有一股酸涩的情绪漫开,特别在使者夸赞他们是神仙眷侣时。虽说陵王平时一直宠爱的是他,天下也都知道他们恩爱无比,堪称比翼,只是这宴席上的客套话倒是让生性直接的他还是控制不住得难过。


    如果他的酒量不是一杯倒的话,陵王一定愿意与他携手共进酒。


    陵王在寝宫门口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确定自身没有沾上其他人的胭脂味后才推门走了进去。果不其然,他见到他的王后此时正托腮看着眼前的烛火发呆,眉头皱皱的,看得出来他的心情不是很好。陵王抿唇笑了笑,他早就看出来自己敬酒时帘后格外不对劲的低气压。所以他早已备有秘密武器。


    陵王清咳了一声,唤回了百里王后还在外神游的思想。百里王后顿了顿,转头见到了陵王赶紧站了起来请安。


    “师兄,你回来了,今天可好?累吗?”


    即使是内心在莫名生着气,百里王后也不忘关心自己的王。今日的事确实陵王忙前忙后布置了半天,从身体还是心理也应该是疲惫了。


    “我很好,倒是你,今日一直坐在帘后,那个头冠很重吧,需要师兄替你揉揉吗?”


    一边说着,陵王抬起了手慢慢放在了百里王后的后颈上,但只是指尖触到,百里王后便一转脖子离开了。陵王的手停在了那边,微微叹了口气,将手伸了回来。


    他这个师弟,今天还真的是生气了。


    换了一只手,陵王掏出了一个小瓶子。


    “师弟你看,我手上拿的这是什么?”


    百里王后的视线随即被陵王手里的玩意儿吸引,这小瓶子显然是中原地区的工艺,淡青色的陶瓷瓶子。天墉城内少有中原传来的东西,百里王后俨然有了兴趣,双眼盯着瓶子看了许久。


    “师兄,这是什么?”


    陵王见百里王后感兴趣了,打开了瓶子上的那个瓶塞,他们二人离得很近,一打开瓶塞百里王后便闻见了从瓶中散发出来的酸到让人想赶紧躲开的冲动的味道。他用袖子挡住了自己的鼻子,这样的味道,酸涩倒是与自己刚才心中的感觉很像。


    陵王笑了笑,露出了一边的酒窝。


    “这是今天其中一位使者赠予我们天墉的,名为陈醋。别看它闻着奇酸无比,烹鱼却是一方奇料。还有,我从那位使者的口中得知了中原地区一个奇妙的俗语,这吃醋,说的是恋人一方中,因为某种原因产生嫉妒情绪的情绪,因为心里的感觉酸溜溜的,所以就叫做吃醋。今日我回来,也是闻到了师弟身上浓浓的醋意,作为师兄,这定是要与你一同分享的。今后师弟再吃醋,我也就罚醋一杯。”


    说完,陵王便将瓶子里的陈醋倒在了桌上的茶杯,一饮而尽。


    当然事后陵王皱起的眉头则让百里王后笑了很久。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