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苏

基三,小篮球,古剑,全职。依旧渣文笔,cp飘忽不定,主刷喻黄叶黄/

© 白苏
Powered by LOFTER

你,我

all赤吧的吧刊




    这个世界上有一个和你一模一样的人。


    时年八岁的赤司征十郎的暑假,因为父母工作繁忙的关系被带到了乡下的亲戚家。为了不让他的功课落下,父亲临行前为赤司在附近的小镇上报了那所据说是贵族才上得起的私塾。


    “我出门了。”


    背上了小小的书包,里面还有奶奶早上做好的便当和一瓶依照赤司要求放好的凉茶,赤司恭恭敬敬得对着玄关处的两位长辈鞠躬,拉开了门便出去了。


    “征十郎路上小心。”


    在出门的时候,赤司才觉得自己是真正的自由的。就像其他的小孩一样,拥有一个轻松的暑假,和伙伴们一起去哪个不知名的地方探险,而不是现在这样在炎热的夏天踩着行道树附近的阴影,坐上大概一小时的巴士,那边有一座很大的房子,要在那个有点宽敞的房间里跟其他完全不认识的人坐一天才能回家。虽然他承认,巴士路上的景色很不错,还有那户人家的风铃和有时的微风让他觉得很愉快。


    “打扰了。”


    这座私塾位于小镇的边缘,后面就是一座小山,据说翻过了山就有一片海。赤司见过海,那是他第一次觉得不知所措,他对于一望无际无法掌握的东西有种与生俱来的惧怕。可能是受父亲那方精英教育的影响。不过这里的海,赤司还没有见过,因为父亲的特殊关照。


    穿过稍长的走廊,因为是私塾所以其实这个房子就是老师的家。教学的地方其实就是原本很大的客厅被撤掉了电视再加上了一个小黑板和一些小书桌。因为是和式的老房子,所以还保留着漂亮的庭院,或许山的后面就是海的原因,这里吹来的微风总有海洋的味道。


    赤司找到了自己的书桌跪坐了下来,把书包放在了自己的书桌旁边,他向来都会在正式上课半个小时前到这里,然后准备好一切,再吹吹这里意外凉爽的风。


    他们的第一次碰面就在这里。


    在这里上学的人不多,但是意外得质量都很高,可能这个老师真的是隐居的高人吧。比如坐在他旁边的一个绿头发的男生,不仅左手永远都绑着绷带,每天还带着奇奇怪怪的被他称作是幸运物的东西,不过这个人也会下将棋让赤司的午休时光过得还算滋润。坐在他前面的那个水色头发的男生,平时不注意的话就会不见,存在感很低,在他的身上可以闻到一鼓海洋的味道,据说是山的那边的人,他很喜欢看古典小说,也跟赤司的趣味相同,所以在熟识了以后两人便经常互相借阅图书并且分享图书心得。


    “今天有一位新的同学要来这里念一段时间。”


    这间房子的主人也是拥有海洋味道的人,他也是水色的头发,不过相较于他那位存在感低微的同学,那个人倒是非常的温柔。随着那个人的声音进来的是一个红头发的男生,不知是因为红发太过少见还是因为现在在这个小小空间里同时有两位红发的男生,大家的眼神都齐刷刷看向了赤司,就像是在做比较一样。


    赤司本人也是对那位新来的同学充满了好奇,他是第一次在除了自己的家族里看到其他红发的人,他不得不承认,红色的头发真的很漂亮。


    那个男生走到了黑板的前面,抬起了头,大家又是一阵惊讶的轻呼,这一点甚至于赤司也不例外。


    因为现在,在这个小小的空间里,这两个人实在是太过于相像了。


    “赤司,原来你还有个双胞胎兄弟,真看不出来。”


    “赤司君家的亲戚果然跟赤司君长得一模一样呢。”


    赤司默默在内心腹诽,他可不记得赤司家有长得和他如此相像的人。


    “我不认识他。”


    “好了大家都安静,现在请新同学来介绍一下自己吧。”


    老师拍了拍手示意大家安静,而站在前台的那个人似乎也是注意到了赤司,刚才还随意摆放在衣摆处的手现在已经握成了拳,想必他也是非常惊讶,但是他的脸上却没有反应出来。


    大家都安静了下来,眼神又齐刷刷得对准了那个新来的同学。


    “赤司征十郎,请多多指教。”


    在黑板前面的那个红发男生小小得吸了口气,慢慢得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显然大家的惊讶更多了一层,除了现在还在台上主持大局的老师。


    “那么赤司君,就坐在赤司君旁边的那张空桌上吧。那么大家请把课本拿出来,今天的课程是……”


    上面,老师在抄写着书上的一道例题,偶尔转过头看他们的学生有没有在认真学习。而下面,已经对于坐在附近长相相同名字相同却完全没有血缘关系的两人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为什么你也叫赤司征十郎。”


    “这是按照辈分定下来的。”


    “赤司家这一代只有我一个。”


    “赤司家这一代也只有我一个。”


    “赤司,你们其实生活在不同的次元吧。”


    “如果硬要说的话,生活在不同的世界比较合适。”


    “这是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而已。”


     坐在最前面的黑子哲也看着一脸黑雾的老师表示压力很大。


    好不容易熬过了上课的时间,大家伸了伸懒腰纷纷拿出了自己的便当。只有黑子和新来的赤司起身跟着老师一起走入了餐厅,剩下的两人突然觉得有些寂寞。而过了不久从餐厅那边传来的一阵香味则是让正在吃便当的赤司手抖了一下。


    “怎么了赤司?”


    孤单二人组之一的绿间抬起头不是关心得问了一句。


    “汤豆腐……”


    “哈?”


    绿间表示他有的时候真的无法理解赤司想要表达的是什么。


    而那个让人摸不着头脑的罪魁祸首已经完全放下了自己的便当盒,小跑到了那扇门的门口,他依稀见到了放在餐桌上冒着热气的汤豆腐,在餐桌的周围坐着的是黑子,老师还有那个新来的长得和他一模一样的男生。那个男生好像也很喜欢汤豆腐的样子,老师刻意给他盛了满满的一碗,冒着热气的汤豆腐的样子,那个男生吹了吹它咽下去的样子,不禁让他咽下了一口口水。


    好羡慕,好想吃。


    那个男生还是被那个汤豆腐烫到了,努力张着嘴试图放出热气,赤司似乎知道了,原来他和他一样都是喜欢汤豆腐的猫舌头笨蛋。


    “赤司君?”


    放下碗筷提前吃好了的黑子的视线正好对上了直盯盯得看着餐桌的赤司。赤司一下就愣住了,因为他知道这样窥探别人家吃饭是不对的,但是他其实他窥探的对象一直都是冒着热气的汤豆腐。哦还有那个看到汤豆腐里的裙带菜皱眉的男生,明明红生姜才是恶魔。


    他假装什么都不在意得瞥向了其他的方向。


    “没什么,只是看看你有没有吃完,昨天读到的一段剧情想向你探讨一下。”


    完美的理由,至少赤司是这样想的。


    而在那边其实观察了很久的黑子哲也表示自己的压力很大。


    “赤司君如果想吃汤豆腐的话我的位子可以让给你。”


    说实话的话应该不会死的很惨才对。


    “如果赤司君想要吃的话可以提前说,今天为了开征十郎的欢迎会我准备了很多。啊这次也算是我的失误了,我去准备新的碗筷。”老师起身为赤司准备好了一副新的碗筷,赤司就坐在了黑子原来的位子上,也就是被称作征十郎的那个男生的旁边。


    “你好。”


    征十郎礼貌得向自己这边的人点了点头,然后又重新拿起了筷子夹子了一块豆腐,在嘴边吹吹才放入嘴里,不过赤司还是看到了他的眉头皱了一下。应该还是被豆腐烫到了。


    赤司装作一脸老成的样子,夹起了一块豆腐,在筷子面前吹了吹,轻松得把豆腐放到了嘴里。其实他还是觉得烫的,但是他还是忍了下来,细细咀嚼完毕后咽了下去,一脸胜利者的样子看向了那边的征十郎。


    这个人有点厉害。


    征十郎看着现在明明没怎么吹冷就把汤豆腐放进去而且还不怕烫咽下去的赤司这么想着。


    经过汤豆腐的洗礼,似乎因为是两个人的价值观和兴趣爱好惊人的相似,第二天赤司和征十郎便坐在了一起,宛若双生。


    “赤司君和征十郎君真的是完全没有不同呢。”


    这是午休时间再也没有人和自己讨论小说内容的黑子哲也。


    “这样不是很好吗黑子。”


    这是午休时间再也不被赤司纠缠着下将棋的绿间真太郎。


    “王手。”


    这是迅速融入集体当中的征十郎,现在他是赤司午休时间对弈的对象。


    “太天真了。”


    这是最近找到了一个完美的对手的赤司。


    “看来让这个孩子来这边还真是来对了。”


    这是目前正在房间后面偷偷观察学生们的老师。


    后山的树林里到处都是蝉鸣,带着海洋气息的微风吹入这户人家,摇响了栓在门上的风铃,发出了清脆的声音。屋内的少年们睡得香甜,红发的二人肩并肩睡着,微风带起了火红的发。不知做了什么样的梦,二人的手紧紧握在了一起。


    从征十郎来了之后,赤司第一次觉得每天往返于乡间巴士也不是什么坏事。回来的时候,祖父也明显看到了露在对方脸上的笑颜。每天早早得向他们问安,第二天又早早得向他们告别。就像是等不及似的,想要见到那个人。


    “赤司这孩子交到朋友了,真好呢。”


    赤司奶奶坐在了客厅,喝了一口刚泡好的茶。


    “如果真的是这样就好了。”


    赤司爷爷意外得却露出了担忧的神色。


    “如果,是那个山的那边的话。”


    夏天渐渐得接近了尾声,蝉鸣声渐渐得微弱。贯穿于海洋的微风渐渐失去了海洋的味道,变得干涩。赤司难得在这个时候开始觉得燥热,而除了他,似乎其他的人比他的感觉更加出众。黑子已经连续很多天没有来上课了。老师虽然一直坚持着不过嗓音一直哑哑的,而一直坐在他身边的那个人。每每到了中午便不见人影,赤司没有多想,只是他有些担心,因为他身上海洋的味道越来越淡,还有一直张扬的红发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慢慢黯淡了光泽。


    “没事吧?”


    即使是天气转干,也不该是这样的症状,他揉了揉征十郎的红发。


    “恩。”


    回答他的是一阵带着鼻音的模糊的声音,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似乎跟老师的嗓子是差不多的状况。


    征十郎是这所学校里仅剩的两个学员。除了已经不知消失多久的黑子,绿间已经提前结业。而赤司和征十郎是最后来学习的,尽管他们的资质都不错不过还是落下了一些课程。征十郎的一些课程原本已经让老师删减了一大半不过因为想要陪着赤司征十郎硬是没有答应。


    他想安安静静得度过最后的一段日子。


    在征十郎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他的身体已经早早到了极限,在他当时提出建议的时候,老师是极力反对的。


    “老师的话,不是有那种方法可以暂时恢复吗。”


    他不是没有看到,午休上厕所的时候,老师在浴室内偷偷做的事情。


    “征十郎……”


    “拜托了,我只想跟他过完最后的几天。”


    征十郎当初的任性变成了现在的坚持,午休的时间很宝贵,是恢复的重要时刻,如果失败的话就很危险。所以他总是趁着赤司吃饭的时候藏在浴室,然后等到时间结束才抱着歉意得出现。


    老师看着每天都没有精神的征十郎暗自叹气,他知道征十郎的身体已经支持不了多久。在赤司不在的时候,他总是一个人泡在浴室里,而赤司来了,他也会一扫之前的疲劳的表情,对着赤司微微一笑,然后继续说着昨天没有继续的话题。

    

    赤司虽然知道征十郎的状况很糟糕,但是只要他提到任何关于休息或者请假的事情,征十郎的那双绛红双眼便突然暗淡了下来。每每赤司都会突然得心软下来,微微叹了口气,揉了揉跟自己相同灿烂的红发。


    “我会和征十郎一起度过剩下的时间的。”


    他这么回答他。


    晚夏的小镇,在晚上已经有了一些的凉意。赤司吃完晚饭在走廊上乘凉,因为是乡下所以星空看得非常清楚。赤司抬头,在接近地平线的地方看到了一对闪亮的双子星。他似乎想起了那个在同一个地方和自己长得相似的那个他。现在的他,是不是也在看着此刻同样的星空?现在的他,是不是也像他一样发现了这一对双子星,然后想起了他?


    “爷爷,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和你一模一样的人。”


    “征十郎,有些事情,把他当做是一场梦就好。”


    爷爷的这一句话让赤司很意外,但是言外之意也让赤司听懂了。赤司知道,长辈的话也是让自己好。在这个暑假,爷爷没有干扰自己在那里的生活,甚至遣送了那些想要盯着自己的保镖,已经是最大的让步。因为这位长辈,所以自己才可以像一般的小孩子一样每天回家之后在晚饭的时候说着普通的话题。


    但是,还是喜欢啊。


    睡前,赤司抬头看了一眼窗外,向今天说再见。


    今天是最后一天,明天,他就要跟老师一起离开这里,回到山的那一边,也许,以后,再也见不到赤司了。


    今天是最后一天,明天,他就要离开这个地方,接受父亲的安排去一个很远的地方,也许,以后,再也见不到征十郎了。


    征十郎照例从床上起来,原本的预定是要在浴室里待到上课的时间来补充预定的水分。但今天的违和感比起以前的都还要强烈,他摸了摸自己露出被子外的手臂,手臂的那侧发出了清脆的声音,像是有什么东西突然碎裂。阳光顺着窗户晒了进来,露出的手臂像是被热水烫了,大片大片的灼烧感不禁让他窒息。为了保护自己,他用薄被把自己包得严严实实。


    好可怕……


    赤司在阳光晒入自己房间的第一眼便睁开了眼睛,今天是去私塾的最后一天,他去自己的盥洗室整理好了一切,拎起了自己的小书包准备像往常一样上学时,客厅里突然出现了好多的人,他愣愣得站在那里,这些人他认得,是父亲的那些所谓的保镖。如果他们出现的话,也就是说,那个父亲也到了。一入客厅,就能看到与他同样发色的父亲正坐在桌前,还有他此刻正坐在对面无言的爷爷。


    “赤司,计划提前了,今天你必须走。”


    这算什么?


    老师一冲进门见到的便是几乎整个人都包在被子里面奄奄一息的征十郎,他下意识就冲了上去,迅速把征十郎抱下了楼,放在一早自己准备好的车内的鱼缸内。


    赤司千分万分个不愿意最后还是被父亲的保安给架了起来,扔进了车里,祖父虽然眼中存有不忍不过还是纵容了这一切的发生。赤司从来都没有觉得自己的挣扎是如此的无力,还包括他引以自豪的谈判能力,什么小孩子的想法,幼稚的天真,他在今天终于知道了透彻。他眼睁睁得看着轿车发动,眼前的景物渐渐得向后退,慢慢得,连那座山都变成了那一点。


    征十郎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醒来的,只是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身边都是水,他下意识向前摸去只摸到一片玻璃,再看看周围的环境,是车内。清醒过后他自然想到了现在的状况,他坐在鱼缸的一角,有些失落。


    “还是提前了吗。”


    赤司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在车内睡着的,等醒来的时候周围已经是熟悉的城市的景色,父亲坐在副驾驶的位子上,他的手重重砸了一下车窗,顾不得手上的疼痛。


    “为什么。”


    老师听到了征十郎的声音,他开着车不好分心便只是回答了征十郎的问题。


    “今天赤司家强制把赤司接走了,我也是收到电话然后上楼才发现,你已经失去意识了。”


    赤司的父亲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在很久之后才说了这一句话。


    “有不满的话,等超过了我再提出。”


    今夏的海洋气息,从赤司的身边彻底消失了。


    他还记得在那之前的一天午休,午睡中的他被莫名的响声吵醒。回过神时发现睡在身边的征十郎已经不见了,他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踏上了老师家的二楼,从浴室那里传来的响声引起了他的注意,为了防止里面的对方注意到自己便刻意小心翼翼得打开了门。从浴室里面看到的景象第一次让赤司脸红。


    一打开浴室的门,迎面扑来了一片海水的味道,还带着征十郎身上自带的那股清新的海洋的味道。而征十郎的身体整个人都跑在了浴缸里,红发被水沾湿贴在了脖子上,在阳光的照射下反射出柔和的光环,他的周身的皮肤不像是平常的人,反射的光芒就像周身附着着一层亮晶晶的保护膜。此刻的征十郎似乎很享受躺在水里的感觉,嘴角有微微的弧度。赤司一开始以为自己会被发现,但是看了一会儿却发现那个人已经睡着了,突然觉得松了口气的赤司小心翼翼得又重新关上了门,只是脸上的红晕却一直萦绕着,他觉得他看到了征十郎的一个不小的秘密。


    他还记得爷爷说,据说山的那一边的海面,住着一支古老的人类,他们和一般的人类无异,但是一直生活在海里。他们的身体表面有一层特殊的物质来保护他们,爷爷说那层保护膜是神赐予他们的,只有见到才知道是怎样的美物。他们可以在陆地上生活但是时间长了就需要重新补充水分。他们的身体周围会有一股淡淡的好闻的海洋气息。据说,很久很久以前,赤司家就是从那里分支出来的。

    

    一切的信息串了起来,他知道在那天中午见到的闪烁着奇妙光芒的征十郎,那个意外得和他一模一样的人就是那个住在海洋的人。不用过多的考证,赤司就是知道。他私下去查了很多的资料,终于在那个附近得到了一些关于征十郎的一些消息,还获得了能和征十郎通信的方法,只是每次都需要很大的风险,但是赤司不怕。


    征十郎自那之后便被家族全面得禁足。他想要去老师的私塾是因为那天,黑子从陆上回来时向他说了赤司的事情。和自己长得一样的人,也和自己的兴趣一样,也和自己一样厉害。出于好奇,他想见他。而他和赤司相遇之后,似乎什么感情都在快速得发展着,即使一直生长在海洋的身体已经不适应这一切还是坚持着。


    以至于病怏怏得回去之后,被海洋的长老们下了禁足令。似乎从那个时候开始,他也安静了下来。安心得念书,学习各种知识,慢慢得接手了家族的产业,他知道,在那个陆上,赤司也在努力。


    某一天,黑子神神秘秘得让他出来,接到手的是一个很平凡的信封。只是封面上的那个熟悉的字迹让他眼前一亮。跑回了自己的房间,锁好了门,几乎是确认了周围没有监视自己的人他才几乎颤抖得打开了那封信。


    征十郎:最后一天没有赶到我很抱歉。三年后,我们帝光中学,不见不散。


    第二天,征十郎再次找到了黑子,递给他了相同的信封。


    正在书桌上奋斗今天父亲交给自己的课程时,突然从书的夹页中出现了一个信封,上面的字迹娟秀让人熟悉,他装作淡然得打开了他,可还是在读到内容后忍不住勾起了嘴角。


    赤司:必再相见。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