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苏

基三,小篮球,古剑,全职。依旧渣文笔,cp飘忽不定,主刷喻黄叶黄/

© 白苏
Powered by LOFTER

送予我最真挚的

送予我最真挚的


中三虹X中二赤


小队长还是双色瞳设定


    天气还是微凉。


    赤司作为新队长也已经过去了一段时间。奇迹的世代,在中二这个时候被彻底打响,作为新时代的队长,总是免不了新闻记者的种种采访,不过这都难不倒他。


    这一天是与临校的友谊赛,只是安排了几个二军的队员便轻松搞定。微凉的天气还是需要戴着围巾,走出室外还是能呼出白雾。想着去哪里的自动贩卖机买一罐热的咖啡捂手好了。


    路上有几个女生走了过来,小声议论着女生该有的话题。赤司照理说也应该是受到关注的角色,但大概是怕冷的特质围上的厚重围巾让她们认不出来了吧。


    “呐呐下个星期的情人节你打算送给谁巧克力?”


    “还用说吗当然是黄濑大人了!”


    “唉,真理子还生活在偶像的世界啊,真是小孩子呢。”


    “真琴不是还一直暗恋着A班的那个谁嘛~”


    “真是的,不教你做巧克力了哦。”


    “唉不要嘛~”


    叽叽喳喳的女生选完了热饮便离开了,赤司不是故意要听到他们的对话的。他对于情人节的认知很少,篮球部的人不是没有人不受欢迎。不过每次大家都约定俗成得把送来的巧克力送给了紫原,除了桃井送的。不知为何,在送巧克力的人选中,今年赤司的脑海中突然出现了前不久才刚刚隐退的虹村。


    这位前辈按照赤司的话说真的是毫不客气的人。打球的时候那种霸气练青峰都还不能匹及,教训灰崎也从来都是粗暴的拳脚,还有教训队员的时候总是一把抢过自己的手机。但是这样乱来的队长总是受到大家的爱戴。有他在的比赛就算是闹哄哄也打得非常愉快,不用说合宿的时候一手好厨艺拯救了他们几个大少爷的事情了。


    总觉得,这样简单得就消失在自己的面前实在是太可惜了。


    自从虹村隐退之后,赤司便一次都没有在帝光见过他。准确的说,是明明知道他在哪个班但是一次都没有找过他。


    以前赤司还可以在自修时用篮球部的事情和虹村发发短信,有时也可以用交文件的名义去虹村的班级转一圈,虹村的好友总是以修造你有可爱的后辈来了喔来调笑虹村。虹村则是用一付想要打人的样子教训了他的损友们,再来到赤司的身边,小声说了一声感谢便回去了。赤司每每在这个时候都会回以礼节性的微笑,一开始倒还没有觉得,但时间长了赤司发现,虹村每次转过去的耳廓都是红色的。


    这算是发现了什么吗。


    其实那些文件让别的班的同学代收也没有什么问题,但是赤司就是固执得每次都亲自去。在开始或许连他自己都没有觉得,他已经在不知不觉中,依赖起了这个有些直爽的前辈了吧。


    但是这也只能是篮球部的上下级,交接棒的关系而已。


    与对方断了篮球部的关系,邮箱地址也还尚留在双方的手机中但就是没有一个人主动去问候一声。虹村也没有再来过篮球部,似乎是在医院和学校两头跑。


    偶尔赤司会翻一翻双方曾经交流过的邮件。颜文字这种语言还是虹村告诉他的,但是在稍微试了一些后虹村又阻止了他用。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他都照做了。


    虹村曾经在隐退一段时间后单独联络过赤司,他想把当初他所戴的虹色的护腕转交给赤司。但是赤司拒绝了。


    “这是篮球部带给前辈的记忆,请好好保管。”


    他是这么回答的。


    似乎是感受到了赤司真挚的话语,还有那双赤色眸子散发出的不容人拒绝的决然。虹村还是放弃了自己的想法。


    “本来,我高中就是不打算打篮球了。”


    那天,虹村留给了赤司这样一句话。


    然后他们就没有了联系。


    踏出校门的赤司看到了自家的轿车,走上前,向对方表示了自己要晚归的意思。看着轿车开走,松了口气,踏向了他记忆中的那条商业街。


    自从加入了篮球部,除了一些不大不小的庆功宴,还有就是前队长大人突发奇想的室外考察。从正规的街篮比赛到为了抓灰崎到后来自己也跑去玩的游戏厅,赤司也去过了不少他自认为从来都不会去的地方。不过这些地方,他也都过得很开心。


    有一次练习赛,因为路途遥远便在中途的一个餐馆就餐。其他人都点了一份牛肉盖饭唯独赤司点了一份汤豆腐,大家也在那一天见证了猫舌的汤豆腐爱好者赤司征十郎。在吃完最后一口后,坐在旁边的虹村突然叫住了赤司,在他还没有回过神的时候塞入了一大勺牛肉盖饭。


    赤司在那一天是第一次吃到牛肉盖饭这种平民餐食,而他在那之前都没有暴露自己不喜欢红生姜的事情。而恰好虹村塞给他的一勺就包括了红生姜。


    在那一刻赤司的内心非常复杂,红生姜是他最讨厌的东西,吞下红生姜这种事情是他一生都不能忍耐的,但是塞入的对方是虹村前辈,前辈的话是想要让他也尝尝牛肉盖饭吧。于是赤司在那一刻,生平第一次吞下了红生姜,虽然牛肉盖饭的味道也是尝试过了。


    事后,赤司跑去厕所吐了半个小时便是后话了。


    赤司是第一次会想要尝试做巧克力,他的厨艺不错因为学校的家政课也是要修得学分的。幸好超市的内部最近出现了情人节专柜,一般的材料只要全部挑一下就可以全部解决。


    因为没有做过所以刻意买多了一些作为原料的巧克力,制作过程也是挑了目前最受欢迎的教程。


    随着中三的逼近,赤司家内对赤司的教育也慢慢得紧逼。家内课程的繁多有时候也让他紧张得喘不过气来,不过他还是牺牲了自己的一些睡觉时间,偷偷得起来去厨房练习怎么做巧克力。


    刚开始的时候怎么也做不顺利,后来稍微做得成形了一些但是味道总是差强人意,不是太苦就是太甜,为了甜度的测试还从牛奶实验到了砂糖,最后还是选择了炼乳。赤司觉得自己不是甜派所以虹村的话应该也不是甜派才对。

  

    在最后一次的制作试吃之后,他终于是做出了让自己的味觉满意的巧克力。带着淡淡的苦味的浓度较重的手工巧克力。他刻意去外面买了像是放巧克力商品的盒子,等到巧克力完全冷却之后便小心翼翼得放在了盒子上面。


    说来赤司每次做巧克力也是非常小心的,因为厨房什么的他一般都是禁止进入的。只有趁着厨师下班家里没人的时候才能做,有的时候碰到父亲突然回家他也只能熄灭了厨房的灯来躲过去。这也算是在赤司的人生中第一次做出略有忤逆家里的事了。


    没有做出让人一看就会误会的心形,赤司看了看放在盒子里的成品。


   应该是看起来像买的了吧?


    情人节很快就到了。


    今天的校园内似乎也格外有节日气氛,对于三年级的学长们来说,或许这也是最后一次机会了。所以走过各班的班级都能闻到一鼓甜甜的巧克力香味。


    该现在就去给他吗?


    赤司看了看现在忙碌的女生们,还是算了。如果被其他人发现自己送给前辈巧克力的话,不是,光是前辈自己也会觉得不可思议的吧。这份特殊的巧克力什么的。


    于是包装好的那份巧克力被好好的放在了书包底下。


    或许因为今天是情人节的关系,赤司的一天也格外得忙碌。先是课间不断得从女生的那里收到巧克力,甚至还有偶尔的告白,自己当然是婉然拒绝了。那些多出来的巧克力,就等会儿都交给紫原吧。就在这一天,篮球部和学生会的例会也同时召开,花费了整个午休的时间。而放学之后就会是篮球部的部活了,一向遵守时间的赤司自然不会在篮球的活动中迟到。


    如果在今天放弃的话就糟糕了。


    在即将放学的午后,赤司拿起了手机,在那个许久不曾联系的地址上选择了发送。


    虹村前辈现在有空吗。


    不多一会儿,赤司的手机就震了。


    恩,刚放学。你在门口等我吧。


    恩。


    除了震惊对方回复的神速外,更多的还是对于这份突如其来的邀约却按照计划一样顺利的不自然。为什么虹村前辈就像是什么都知道一样就答应了呢。


    还是走到了校园门口,这个时候刚放学大家都在往社团的方向去鲜有人直接回家,所以站在这里的赤司也不会显得过于突兀。


    很快那边就传来了小跑喘气的声音,转身抬头望了过去就刚好直面了对方正好也看着自己的眼神。似乎是好久不见了,虹村甚至还审视了一番赤司,像是在确认什么。


    过了不久,他终于说出了第一句话。


    “好久不见,你也长高了啊?”


    “……”


    虽然现在赤司的内心正在腹诽着我也是普通的中学二年级男生所以在不见的这些天里长高是很正常的。不过为了今天计划的成功,他还是要忍住这份反驳的心情。


    “这个是要给前辈的礼物。”


    从书包里掏出了一直好好放着的巧克力,递给了对方。赤司故意做出不是很在意的样子,但内心其实在想着千百种送巧克力的理由。其中有直接式的告白,还有感谢式的,但是在张口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却变成了最烂的理由。


    “因为怕前辈不受欢迎所以去附近买了一份,情人节快乐。”


    “哦……谢谢你啊。”


    虽然此时的虹村包包里已经有了女生所送的巧克力但还是收下了赤司所送的那一份。如果是可爱的后辈所送的话那么也没有什么拒绝的理由了。


    “那么就这样,我回去练习了。”


    “恩,篮球部的事情,你也加油。”


    “帝光的理念是百战百胜,我不会输。”


    辛苦了一个星期的成果,结果还是不敢说出真相,连面对品尝的勇气都没有。


    虹村在打开巧克力的那一刻大概就知道了,吃了那么多年别人送的巧克力他还是知道什么样的是手工的什么样的是自己买的。


    “还真是不坦诚的,可爱的后辈啊。”


    那一年,虹村把剩余的巧克力都分给了自己经常经过的那家幼稚园,唯独藏起了赤司送的巧克力一个人吃掉了。


    “这家伙的手艺真好啊。”


    此后的赤司和虹村,也似乎回归到了正常的工作状态,又不再联系了。赤司依然每天都很忙,虹村也为了毕业的事情而忙得晕头转向。他在高中不打篮球的心意已决,所以也谢绝了很多学校的邀请。唯一高兴的是他的父亲已经病情稳定,已经不需要在医院疗养了。


    3月份是帝光三年生的毕业祭。大家都在今天最后的日子加紧告白,争取心上人校服上的第二颗纽扣。这一天虹村才知道自己究竟有多受欢迎,在跑到某个路口的时候突然发现前面就是自己努力奋斗了两年多的篮球部。想想那里应该还有人便转身脱离了人群跑了进去。


    照理说现在应该不是训练的时间,但是一军的体育馆已经有稀疏的人群在里面打扫,当然还有那个从一开始就监督着的队长大人。看到一身校服的虹村大家并没有觉得惊讶,毕竟还是前队长,有些人还对虹村打了招呼。而他也是跟夕日的队友打了一声招呼。


    在篮球馆内因为有规定所以追求者们都走不进来,虹村在今天也是难得耳根子清净了一会儿。他慢慢走到了赤司的旁边,就像是当年他们还是正副队长那样。


    赤司发现了他但是并没有多说什么。


    “虹村前辈今天辛苦了,不过训练的时候还请不要妨碍我们。”


    “赤司你这小子说什么呢,我马上就走啦还有毕业典礼得参加。”


    说话的时候还不忘揉了揉对方触感良好的红发。


    赤司没吭声,任由对方动作。


    其实赤司知道今天是前辈们的毕业祭,但是他还是像往常一样在这里监督大家。或许只有今天才是出于自己的私心,不想在外面感受到毕业的气氛,感受到从此见不到前辈的气氛。


    虹村揉了揉对方的头发,但是没有听到对方平常的抱怨便没有了什么新的话题。期间的声音只剩下了其他人在擦地的声音。虹村有很长的时间没有打篮球了,而他现在的样子也与此时一身运动服的篮球馆格格不入。


    不知不觉已经跟你们隔了那么远的距离了啊。


    “赤司,上次的巧克力很好吃啊,你在哪里买的?”


    想到能和现在在计划表上写写画画的对方有什么共同语言的或许就只剩下这件事了。


    “在……在我家附近。”


    赤司难得的结巴让虹村知道现在眼前的这个人肯定在撒谎。


    “那下次有空的话带我去买吧?我很喜欢吃喔。”


    这次轮到震惊的是赤司了,突然间抬头看着好像就在说今天天气很好一样的虹村。那双赤红眸子上面分明写满了疑惑,震惊,甚至还有一分的欣喜。


    “我很开心……”


    轻咳了一声来掩饰自己的失态,赤司又重新把自己的注意力放到了计划表上,不过时不时得擦擦涂涂也表明了他现在的心境是十分的不平静。


    这一切都被虹村捕捉到了眼中。现在他的内心犹然升起了人生赢家般的喜悦的心情。如果被一个人爱慕,那么是幸运的。如果被一个那么可爱的后辈爱慕,那么自己是不是跟捡到宝一样了呢。


    “啊,说起来现在才三月初呢。14号的时候我就不在这里了。”


    虹村突然自说自话般得开口,在赤司的耳边有什么东西被扯断的声音。


    “所以呢,这份礼物,我就先送给你了。”


    放在赤司计划表上的是虹村校服上的第二颗纽扣。


评论(2)
热度(29)